清仓式卖出!荣丰控股出售长沙银行股份原因待解 控股股东股权几乎全质押

清仓式卖出!荣丰控股出售长沙银行股份原因待解 控股股东股权几乎全质押
荣丰控股如此行为,或许可以缓解企业短期活动性,不过面临房地产主业只剩一块项目储藏地的状况下,赶快培育“造血”才能或才是燃眉之急 《出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在上市公司活动性压力之下,荣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丰控股,000668.SZ)欲清仓长沙银行股份的行为,或许也是无法之举。 10月26日,荣丰控股发表《严重财物出售报告书》(下称报告书),称控股子公司北京荣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荣丰)已于出售约820万股长沙银行股票,出售金额约7205万元。 一起,荣丰控股拟在12个月内经过会集竞价或大宗买卖的方法持续出售北京荣丰所持剩下的4162.5万股长沙银行股票。从现在公司持有长沙银行股票数量来看,此举相当于将所持股份悉数清仓式卖出。 为安在长沙银行股票刚刚解禁后,荣丰控股就急不可耐的清仓,其背面动机也引起监管组织的重视。10月31日,深交所向荣丰控股下发问询函,要求其对出售财物意图,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状况进行阐明。 问询直指出售意图 报告书显现,荣丰控股经第九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和2019年第三次暂时股东大会审议经过了处置长沙银行820万股股票的方案,其控股子公司北京荣丰已于2019年10月出售了长沙银行819.997万股股票。本次买卖拟在股东大会审议后12个月内出售长沙银行4162.51万股股票。 北京荣丰持有长沙银行4982.51万股,占长沙银行总股本份额1.46%。到2018年末,长沙银行财物总额为5266.3亿元,依据《重组管理办法》,北京荣丰所持长沙银行股票核算出售财物总额为76.89亿元。 但是,荣丰控股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兼并报表下的经审计的财物总额仅为28.2亿元。这意味着其所持长沙银行的财物占荣丰控股财物的272.72%,故本次买卖构成严重财物重组。 要知道,北京荣丰对长沙银行的这笔初始出资本钱不过1484.41万元。出资长沙银行,给荣丰控股带来了极高的回报率。 一起长沙银行分红状况也不错,依据荣丰控股三季报显现,其2019年从长沙银行获取的现金分红金额为1395.1万元,该出资收益占公司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一切者净利润的21.31%。 反观荣丰控股本身,其超98%的营收来自房产出售。地产开发项目首要坐落吉林省长春市和重庆市,别的还有占比较小的租借事务。不过当时荣丰控股土地储藏仅剩坐落重庆市南岸区鸡冠石镇的重庆慈母山项目。 对此,问询函要求荣丰控股阐明在长沙银行盈余才能稳步增加的状况下,出售悉数所持股份的首要意图。此外,针对现在土地储藏较少的现状,问询函也要求阐明是否存在出售财物后,公司首要财物为现金的景象。 一起,针对清仓长沙银行股票的做法,尽管荣丰控股及其董事、监事、高档管理人员已别离出具了《关于本次重组不构成相关买卖的许诺函》,以确保北京荣丰不与公司的相关方进行与本次重组有关的任何买卖。但在此次出售不构成相关买卖的依据是否充沛的问题上,问询函依然要求针对荣丰控股拟经过大宗买卖方法出售长沙银行股票的状况进行再次阐明。 为了避免经过大宗买卖进行利益输送,问询函要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许诺本公司或自己及其部属企业不会购买拟出售的长沙银行股份,并核实名单上一切相关方是否均已出具不参加此次买卖的许诺函。 荣丰控股今年以来股价走势 数据来历:Wind 大股东股权全质押 荣丰控股此次变卖财物也与其资金状况有关。 报告书显现,2019 年,其控股子公司长春荣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长春荣丰)与控股股东盛世达出资有限公司(下称盛世达)签定告贷协议,到2019年9月末告贷余额为4.62亿元 长春荣丰的这笔相关告贷利率并不低,依据公司半年报内容发表,2019年3月13日、2019年4月1日、2019年4月25日,长春荣丰与盛世达别离签定告贷协议,告贷金额2.89亿元,告贷年利率为9.5%。 一起,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盛世达,手中也并不宽余。依据荣丰控股最近一次发表的《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布告》显现,到2019年9月 18 日,盛世达持有公司股份5915万股,占总股本的40.28%,已质押股份5768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7.52%。 控股股东处于高质押的状况,与上市公司出售长沙银行股权是否有关?问询函要求荣丰控股阐明,盛世达及其共同行动听所持公司股份是否存在平仓、冻住、拍卖或被强制过户危险。并要求及时发表并充沛提醒危险信息,阐明此次出售股份获取的资金是否首要用于偿还对盛世达的告贷。 此外,荣丰控股本身的现金流也非常严重。 该公司三季报显现,到2019年9月底,荣丰控股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亿元,较期初削减 3.99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2258万元,短期告贷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负债余额算计为4.4亿元。 一起,2019年前三季度,荣丰控股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出资活动、筹资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去年同期均有所下滑。 问询函要求荣丰控股结合本次买卖完成后公司的资金运用方案、现在开发项目回款状况、可利用的融资途径、授信额度及或有负债、对外出资组织、债款到期状况等,量化剖析公司的短期偿债才能,是否存在债款偿付危险,以及拟采纳的应对办法。 面临带给自己巨额收益、并稳健增加的长沙银行,荣丰控股如此行为,或许可以缓解企业短期活动性,不过面临房地产主业只剩一块项目储藏地的状况下,此次清仓之举或可以“输血”企业的现金流,但更重要仍是要赶快培育“造血”才能。